正在阅读: 【湖北省一本线体育广角镜】火遍欧洲的手球运动,想说爱你不容易

【湖北省一本线体育广角镜】火遍欧洲的手球运动,想说爱你不容易

2019-05-13 14:47:09来源:腾讯新闻
北京手球队队员在训练中。邢蕊 摄北京手球队队员在训练中。邢蕊 摄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13日电(邢蕊)像足球一样射门,像篮球一样传递,像排球一样封挡,像柔道一样对抗……手球运动是集多种运动项目特点为一体的室内球类运动,它不乏速度与激情,又同时兼备力量与唯美。

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球类运动之一,手球运动起源于19世纪的欧洲,它不仅是欧洲第一大室内运动,更在全球拥有众多球迷。

然而,与欧洲手球运动的高度普及化和职业化相反,手球在中国的发展遇冷。小众体育项目生存发展不易,一群在基层工作的教练和球员们依然保持着对手球最诚挚的热爱,但在理想和现实的博弈中,对前者的选择可能意味着一定程度上现实的挑战。

北京手球队队员。邢蕊 摄北京手球队队员。邢蕊 摄

“手球是个什么球?”这是北京手球队队长解建飞经常要面对的问题。每次打车外出,面对司机师傅的困惑,他都要孜孜不倦的科普一遍他的职业。

手球最初是为了展现女性的阴柔之美。柏林的体育教师海泽尔认为足球和橄榄球可以体现男性的阳刚之气,所以一定要设计一种能够表现女子特点的运动和比赛,手球因此而诞生。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手球运动早已不再是女性的专利,男子手球更为激烈的身体对抗,还有传接球时优美的动作成为解建飞爱上它的重要原因。

“手球的动作观赏性高,我又喜欢对抗激烈的项目。”人高马大的解建飞小学毕业之后就进入通州体校,在尝试了铅球,铁饼,跳高,跨栏一系列运动之后,教练建议他:“你去练标枪吧,标枪一个人没有。”

手球运动往往伴随着激烈的身体对抗。邢蕊 摄手球运动往往伴随着激烈的身体对抗。邢蕊 摄

几经波折终于找到“专业”的解建飞在标枪领域挥洒了四年汗水,期间他还获得过北京市的标枪冠军。因为投枪的动作和手球打门的动作十分相似,2007年手球队来选才时,解建飞脱颖而出,开始与手球结缘。他将标枪的投掷动作运用到手球上,解建飞的球速在队伍里一直是拔尖儿的。

30岁的解建飞已经是有着12年球龄的老队员了,手球运动激烈的身体冲撞让他的腿和肩膀都曾受过大伤。除了肉体上的痛苦,选择成为一名专业运动员也意味着几乎要和休闲娱乐告别,就连之前交的女朋友,也因为时间不充裕和他分手了。不过解建飞依然表示:“只要队里需要,只要还能练,就一定会在队里做一份贡献。

球员传球。邢蕊 摄球员传球。邢蕊 摄

像解建飞这样的“调剂运动员”在手球项目里并不少见。根据男子手球国家队主教练朱昕晨的介绍:“现在手球项目的选材模式依然在延续着跨界,篮球不要的运动员招到排球,排球不要的招到手球。”

在北京手球队主教练郑永利看来,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是手球运动在青少年之间的推广力度还不够大,导致没有足够的新人补充上来:“如果能在基层抓一下,上面的选才情况会好很多。”

根据郑指导的介绍,只有部分中小学会设置手球项目,但一些有天赋的孩子在升学过程中往往会为了去一所更好的学校而放弃手球运动。当学业和手球发生冲突时,大部分家长还是选择牺牲后者。

北京手球队的年轻球员王鹏皓也曾在二者之间徘徊。16岁那年,他被北京市手球队选中,从辽宁来到北京,但是父母并不支持他从事这一项目:“父母当时不同意,他们希望我考大学。”

手球运动员投门。邢蕊 摄手球运动员准备投门。邢蕊 摄

王鹏皓是幸运的,他在队内司职右边锋,左手打球成为他的优势,加上平时刻苦努力的训练,22岁的王鹏皓已经多次代表国家队出战。虽然错过大学生活让他倍感遗憾,但是能够为国争光,王鹏皓的父母也开始转变观念,变成他最坚强的后盾。

手球运动是一项舶来品,20世纪50年代开始从欧洲传入中国。手球在国内的发展也曾有过一段鼎盛时期,中国队也在国际性比赛中取得过骄人的战绩,80年代,中国男队还曾获得过亚军会冠军。

经历过短暂的辉煌,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手球运动开始走下坡路。现任北京手球队守门员教练的孟辉正是在1994年加入解放军队,开始从事手球运动。

孟辉的父亲也是一名手球运动员,在父亲的熏陶下,他子承父业,走上了赛场。2001年九运会预赛期间,孟辉和父亲竟然在赛场上相遇了。

北京手球队队员正在训练。邢蕊 摄北京手球队队员正在训练。邢蕊 摄

“当时我父亲是山东队的教练,我是八一队的守门员。他为了帮球队完成进前八的任务,罚7米球的时候,就亲自上场了。”在解放军队服役十年以后,孟辉转会到北京队。2005年,退役后的孟辉进入首都国际机场工作:“那时候工作也挺轻松的,上一天休两天。”直到2008年,因队伍需要,经过再三考虑,孟辉选择和手球再续前缘。

“工作了两年又杀回来了,对这个项目也是真爱。”在孟辉的职业生涯里,他的对手从最初的60后变成了00后,直到2013年全运会结束后,孟辉才从球员转型成为了教练。他长达近20年的职业生涯,其实也是中国手球进入90年代以后发展的缩影。

在近30年的时间里,国家队的成绩并没有取得更大的突破。郑指导告诉记者:“一些优秀的运动员随着年龄增长选择了退役,从而导致国内竞技水平的下滑。”不温不火的大赛成绩让手球运动无法走到聚光灯之下,也让这项运动很难在群众中推广和普及。

资料图:男子手球超级联赛发布会现场,北京队球员投门。主办方供图资料图:男子手球超级联赛发布会现场,北京队球员投门。主办方供图

不过在郑永利和孟辉看来,这项运动还是“在奔着好的方向发展。” 今年6月份,由华体集团承办的男子手球超级联赛即将打响。“联赛将对中国手球运动健康、持续、生态化、产业化发展起到提纲挈领的作用,成为中国手球运动复兴的重要抓手,”中国手球协会主席王涛如是说道。

长期以来,国内专业队伍可以参加的比赛寥寥无几,仅有全国冠军杯和全国锦标赛两项大赛已经无法满足手球运动发展的需要。王涛认为:“启动超级联赛可以促进带动各个地方体工队的训练水平,参赛的欲望和激情,而且也改善了队伍平时没有比赛可打的状况。”

在朱昕晨看来,手球项目的希望第一在于群众基础,第二在于年轻人。要想夯实群众基础,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关键还是要提高大众对手球的认知度。对此,郑永利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要重视青少年层面的推广,在中小学开展手球运动,在大学开展手球选修课程。另外,也要办好手球联赛,将联赛打造成吸引受众的平台。”(完)

[ 位置: 首页 > 游戏 > 滚动新闻 责编:孙静波 ]
阅读剩余全文(